需高度关注柔宇科技IPO风险 | 搜狐商业评论第2期



柔宇科技无疑成了注册制下新股发行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照射出了注册制的包容性,同时也照射出了市场的投资风险;
基于柔宇科技的产品生产与销售都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该公司何时走出亏损的泥潭并最终形成自身的“造血”功能,这无疑是市场非常关心的事情,这也是该公司的IPO带给投资者的风险所在。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上交所宣布受理柔宇科技的科创板拟上市申请。根据柔宇科技发布的招股说明书,该公司拟公布发行股份不超过1.2亿股,募集144.34亿元资金。其募资金额位居科创板的第二位,仅次于中芯国际。

柔宇科技IPO申请获得受理,体现了注册制的包容性。柔宇科技是近几年市场上比较耀眼的独角兽之一,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主攻柔性面板技术。按照柔宇科技的说法,公司拥有新型超薄彩色柔性显示技术,且有相当高的壁垒。2017年柔宇就宣称已经在实验室生产出0.01毫米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当时全球最大的面板企业京东方在同年10月成都京东方柔性6.5代线量产显示屏厚度为0.03毫米。0.03毫米都已经让显示行业为之振奋,0.01更是让业界充满期待。

正是基于其技术上的领先优势,柔宇科技获得了诸多风投机构的热烈追捧。翻阅柔宇科技的过往融资记录,中信资本、深创投、深圳慧港、Jack and Fischer等一批国内外知名风投机构早已悄然入股,在8年的时间内,柔宇科技共获得12轮融资。其中,2017年至今,柔宇科技就进行了7次增资扩股,共涉及21家股东。

不过,柔宇科技IPO之所以体现了注册制的包容性,显然不是基于该公司的技术优势。实际上,该公司的技术优势并没有转化为效益优势,公司目前还是处于“烧钱”状态,所以,该公司的此次IPO其实是带着亏损来上市的。根据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该公司分别亏损-3.59亿元、-8.02亿元、-10.73亿元和-9.61亿元,四年间的亏损越来越大。不仅如此,该公司还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这样的公司上市申请能够获得受理,显然是注册制包容性的最好体现。如果不是注册制,这种公司的上市是不可想象的。

作为注册制包容性的又一个体现,就是该公司采取的是特殊的股权结构形式。截至目前,柔宇科技实际控制人刘自鸿直接持有38.61%的股份,但其持有的A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其他股东所持有的B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的4倍,故可持有71.56%的表决权。假设本次发行1.2亿股,则刘自鸿在本次发行完成后将合计持有公司28.96%的股份及61.98%的表决权,仍对公司经营管理以及对需要股东大会决议的事项,具有绝对控制权。这种特殊股权结构的公司,在注册制之前同样是不能在国内市场上市的。

也正是基于柔宇科技特殊股权结构设置以及业绩亏损的事实,所以柔宇科技选择的上市标准是“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的标准。虽然特殊表决权公司还可以选择“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这个标准,但柔宇科技的营业收入明显达不到5亿元的门槛。这也意味着柔宇科技的发行价不能低于20.84元,如果低于这一价格,则柔宇科技的市值达不到100亿元,将不符合上市条件。不过,从该公司的发行计划来看,其发行参考价为120.29元,但该发行价最终还是由市场询价来决定。

柔宇科技无疑成了注册制下新股发行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照射出了注册制的包容性,同时也照射出了市场的投资风险。柔宇科技不仅是带着亏损来上市,更重要的是,柔宇科技上市后的盈利也是遥遥无期。“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这不是履行程序的风险提示,而是实实在在的投资风险所在。实际上,市场对柔宇科技的诸多质疑,也都与这一风险有关。

比如,市场上很难看到柔宇科技的产品。作为手机面板供应商,柔宇公开的手机客户只有中兴通讯一家企业,但据招股书披露,相关产品目前仍处于上市准备阶段。而这距离量产、大规模商用仍有较大差距。

同时,尽管该公司公布了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的营业收入数据,分别为6472.67万元、1.09亿元、2.27亿元和1.16亿元。但公司的产品是什么,主要客户是谁,却显得都很神秘。而且在不高的营业收入中,应收账款占了较高的比例,到今年上半年甚至达到了84.1%。可以说,柔宇科技的产品销售相当不乐观。

不仅如此,就连柔宇科技的产品生产也是受到市场质疑的,认为其只是拥有实验室研发能力,却不具备大规模生产条件。公开资料显示,柔宇获得的12轮融资中,融资金额不足百亿,这不足以启动面板项目的大规模量产。业内人士分析,面板行业的启动资金门槛是300亿元人民币,低于300亿元,根本无法启动一个项目。可以对比的是,京东方成都的6.5代线柔性面板项目,投资金额465亿人民币。

正是基于柔宇科技的产品生产与销售都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该公司何时走出亏损的泥潭并最终形成自身的“造血”功能,这无疑是市场非常关心的事情,这也是该公司的IPO带给投资者的风险所在。也正因如此,对于柔宇科技IPO,虽然注册制的发行制度给予了其高度的包容,但作为投资者来说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对柔宇科技的投资不妨挑剔一些。

首先是作为询价机构来说,在参加网下询价的时候,切勿盲目报价,一定要充分考虑到柔宇科技上市后仍然难以实现盈利的风险。该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2亿股,募资144.34亿元,对应的发行价不低于120.29元,这个发行价显然太高。目前国内面板企业股价普遍不高,如京东方A今年1月13日的收盘价为7.02元,TCL科技的收盘价为9.24元。因此,希望询价机构务必把好询价关。

其次,投资者在打新的时候,也不要盲目打新。如果柔宇科技的发行价太高,建议投资者放弃打新。虽然A股市场有着“新股不败”的说法,但柔宇科技这种带着巨额亏损上市,而且上市后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盈利的公司,上市即破发并非没有可能。

此外,作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更不要参与柔宇科技上市后的“炒新”。“炒新”的风险较之于“打新”来说更大。毕竟公司已明确表示“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这也意味着在未来的若干年内公司的股价都是得不到业绩支撑的。因此,炒作这样的亏损股,只能让投资者承担更大的投资风险,留给市场一地鸡毛。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要远离柔宇科技上市后的投机炒作,不要做接盘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