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方拒绝挂中国国旗,中国队坚决退出,外国:没有中国取消比赛

在 不心付出,结果随缘就好。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梦一世花开一世无忧,回来的风舒袖离人的舞。换不来一世的牵挂,是谁空了满城烟花,最恨不过逝水流年。灯影,残年,折一片暗梅,纸短情长,落字有约,此生清风明月常伴天涯。借一段清风清逸,披一身淡雅青衣。一场清风别来了岁月过往的梦,一风间,别了风雪。落地为花开,岁月静好时不知清风醉人,曾经的繁花剩下零落的美。漫漫如斯长年,砚一墨,合着清风点点江山如画,一抹香,共渡青叶泱泱碧水。留古筝离了弦,落下春夏,一世琵琶,许下秋冬。落一夜明月清风,许了一树繁花一梦。何时不知归途,何事秋风悲画扇,同一片天空下,同一个明月,一念愁苦送了秋风。孤身只影向谁去,花开花落又谁怜,红尘一笑,没了夕阳,独饮浊酒心中涩。一切,什么离合悲欢落日情,什么秋风不解忧人愁。抬头望着那明月,安静了岁月安静了心灵,混合着夜里的清风,看到了梦的地方。岁月不解人愁,只待清风解春残花落,醉不知深浅。深云迷人遮眼,雾里看花浊酒半夜,醒来,感觉老公紧抱着我,窃喜!心想:这家伙平时挺酷的,没想到睡觉时一不小心就露馅了。于是感动不已,正准备好好享受他的拥抱时,听见他迷迷糊糊说到:“老婆!好冷!”当时恨不得把他踢下床去。  某日和老公一起看电视,电视中女演员正跳芭蕾,老公对我说:“老婆,你也很适合跳芭蕾。”窃喜!心想:老公一定觉得我身材不错。可是我想让他表扬的直接点,于是沉住气继续问他:“你为什么说我适合跳芭蕾呀?”老公一本正经并用很专业的语气说到:“跳芭蕾的人胸都不能太大的。”我顿时没从椅子上滚下来。一周末起床后,和老公说到最近的开销问题,觉得我们时常乱花钱,这样下去可不好,于是决定改掉乱花钱的毛病。晚上老公陪我逛超市,我看到我爱吃的沙琪玛,可是不知道要买哪个牌子,于是随便拿一种,标价为4块8,正准备伸手拿时听见老公在一旁不停的叫到:“4块6的,4块6的。”我听到后顿时笑得直不起腰,看来他是对我们的省钱计划认真了。一天早上,我休息,老公上班,我送老公到电梯口,电梯门开,我转身准备回家,听见背后老公叫我,转身一看,只见老公站在电梯口前一脚站立一脚翘起拦住电梯门,探着身顽皮的对我说:“老婆里面没人呀,KISS一下!”我又好气又好笑!一次,我一边照镜子梳头一边对老公说:“你说要是我的老公每天下班回来做饭洗衣,然后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上班,那多好呀。”老公走到我旁边,不停的摇我,说道:“老婆,醒醒,醒醒,时间不早了。”我彻底被我老公打败了。我和老公喜欢一起看影碟,但是每当要换片子的时候就很痛苦,特别是冬天,不想从被窝里出来。于是,每次画面一停止的时候我就马上侧头装睡,还发出鼾声;老公见状,只能自己下床去换。一等到碟片进仓,我立马醒来,装成睡眼腥松的样子说: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要换碟片么?我来,我来,我来好了。老公说我太坏了。隔几日,我已经忘了这个事情,到换碟片的时候我刚想叫他,可是他已经侧头而睡,之后自然是如法炮制,笑死我了洗碗后顺便把不锈钢的锅了刷了,很卖力地刷,终于刷的比刚买回来的时候还亮。于是非常!老公站在阳台的凳子上凉衣服,我兴冲冲地举着锅进去给他看。他对着锅,头偏来偏去仔细地看,就是不夸我。正待问他时,他用手若无其事地抿一下头发,“恩,这个小伙子还是挺帅……” 开始的时候我老婆说她不会做饭。我说:“不会吧,我都会做。”结果,现在我做!哈哈。下班的时候他去接我,我嚷着要买香蕉。到地方发现公司的两个女孩也在买。我与她们很熟,而他一点也不。我跟她们叫道:“太好了!我不用买了吧?”那女孩便很慷慨地把一兜香蕉都递给我:“随便拿!”我只掰了一根,那女孩说:“多拿点!客气什么呀你!”他也跟着说:“拿两根拿根!”同事微一怔也赶紧附和他说:“多拿点多拿点!”他说不不,两根就够了。我又掰下一个,正诧异他怎么可以这样丢我的脸,他却把网兜递给我,然后拿着那两根香蕉递给同事,认真地说:“谢谢啊!”第二天上班到中午了大家一想起来还狂笑…… 老公很喜欢在家里藏起来让我找他,可是房子太小了,每次我都很轻易地找到他。一次睡觉前他去关灯(灯的开关离床喜欢断壁残垣,喜欢古城遗址,喜欢历史留给我们的沧桑感。像长安,像洛阳,像楼兰。喜欢它们颓圮的篱墙、檐头枯死的瓦菲和风蚀的石块。残败的景总是让人想起昔日的繁华,想起烽烟弥漫的古都,想起绝代风流的人们。我从未近身于此,没有到过长安,没有到过洛阳,更不曾去过楼兰。我只是在纸上与它们有过一面或者数面之缘。我如此怀念美丽的古城,怀念到夜夜入眠,夜夜梦见独自漫步在古城的我。多想回到那个久远的朝代。身临古城,去触摸它盛世的沧桑。让旧日的糖葫芦、油纸伞、花灯还有石砌的老桥,一一浮现眼前。让拥挤的人潮,热闹的集市,欣悦的人们重演清明上河图绘出的繁华。多想回到那个久远的朝代的秋。秋天和任何季节一样,她就像一个美丽成熟的女人,她不但风韵犹存,而且还风情万种。我之所以说她风情万种,是因为秋姿、秋色、秋情、秋态、秋声、秋风、秋雨,秋意……是品不尽,赏不完的——她的一切都是可品、可读、可赏、可歌、可咏的。喜欢秋季的凉爽,喜欢秋天的丰美,却不喜欢秋天里的凄风苦雨。尤其是那些秋雨缠绵的天气,我虽不是春恨秋悲的林黛玉,但也不喜欢秋雨的缠绵与淅沥,这样的日子总会勾起我悠悠的乡愁和绵绵的伤感。今年入秋以后,恰逢几日秋雨缠绵的天气。这样的日子我除了蜗居在家里看书写作,就是凭窗遥望秋雨缠绵中的景致。昨天清晨,一觉醒来但听室外风吹雨送,窗棂叮咚。穿衣起床,凭栏遥望,但见窗外秋雨绵绵,天光暗淡。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少了往日的那份欣悦与从容。视野所及之处无不湿意浓浓,烟雨迷蒙。在这个秋雨绵绵的早晨,望着远处街道上那些在风雨中穿行的车辆和行人,我不禁感慨万端。是啊,风雨人生多风雨,栉风沐雨人生的必由之路。无论前面有多大的风雨,人们也要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风雨历练了人的意志,也雕饰了别样的风景。县城是粗眉大眼的妹妹,苦巴巴地拉扯着三、两个孩子。一条主街道,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后面,难掩左、右各一条人车少至的背街道,三、五层小楼已然是县城的最高风景,土木结构的青砖瓦房躲躲闪闪地混迹在砖混结构的小楼丛中,妹妹不得不把有限的胭脂擦到她那青春的脸蛋上。县城最大的宾馆是原先县政府招待所改造的,不到百十张床位,还有多一半天天闲置着。三、两个像样点的饭店,门面儿、厅堂都不是很宽敞,卫生也很难入眼。小理发店很多,手艺却都一般,理10元钱以上发的人不是很多,5元钱连理发带刮胡子就已经足够了。县城最大的官是县长。解放前我村里出了一位县长,直到如今,还有人说,那是王县长家的村子,连村名都叫县长这官儿给淹没了。县城单位上的一个科长就很牛,更别说一把手了。要紧单位要紧科室的科长,在全县就很有名的,科长的孩子结婚,相关单位都要随礼的。这科长也真顶事,年岁不小了,半秃着头,手中的香烟总不断火儿,孩子分数不够能想法入学、变着法儿让初中生参军、给中专生安排工作,甚至于孩子犯了点小事,他也能给你往外捞。不过这科长也要会当的,如果这科长惹了别的单位的哪一位头头,哪怕是八杆子也打不着的单位,也有人寻到第九杆子,敲敲你那顶小小乌纱帽上的尘土。县城只有怪人、奇人,没有很着名的名人。奇人、怪人有些真本事,也曾经很有影响,只是性情古怪,总在将要离开或离开县城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留在了县城,属于本事虽然大,性格却很怪的那种人,长久地占据县城名人的称号不再挪窝。着名的名人都跑到省城去了,无论是长跑名将还是着名歌唱家。就连那县长干上三、五年,都心里想着腿上跑着往省上活动,日夜思谋着在省上弄个局长、厅长当当,把自己往省城里挪腾是最终目标。名人、才能出众的人,县城是留不住的,大鱼在县城是呆不久长的,都变着法使出浑身的解术往省城深水区奔流。省城的名人大多都是小县城打拼出去的,也很有一些成功的,或者有天赋,或者到了省城后与省上的名人比拼一番,打啊熬啊的,在省城站住了脚,给县城赢来了声誉。没有走出去的名人,逐渐被县城的泥土味同化,就像一只大头鱼,经常在县城的一些主要场合露脸,只要亮出什么家什么家的尊称,听到的人即刻肃然起敬,不管认不认识,都是早就听说过人家鼎鼎大名的,县城名人也就有些洋洋然、昏昏然地招摇过市。逢年过节,政府相关部门会请这些名人名家畅谈祖国大好形势,名人在会上怡然自得,惯熟的客套话讲上三、五斗,喝得晕晕乎乎飘飘然回到家,一起生活多年的老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男人还真有两下子的,能与县长大人平起平坐,县城有几人可享受此殊荣?县城也出惊艳的美女的,未出嫁时那种俊美那种艳丽那种浑然天成的纯朴,半个县城都在念叨:说谁谁谁家那个女儿长得漂亮呀,啧啧啧,一路地赞叹。姑娘的那种自然美,那种天然亮丽,那种细腻白嫩,那种健康欢乐,谁见了谁都要忍不住赞赏。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上了《人民画报》封面,一直是县城人的骄傲,她姐妹三个都很漂亮。可惜漂亮女孩儿结婚后,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把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老百姓,未生孩子前还略略地打扮一下自己,等生了孩子后,干脆就不再打扮自己了,只是在看到自己生下小孩儿那美丽的面容时,才分明又看到了一个缩小了很多号码的俊美的自己。这天傍晚,吃过晚饭,我急匆匆来到江边漫步,看着修闲的人群,无所谓惬意,无所谓心动,只想借江风带走夏日炎热。路灯光在河里拉长着影子,似一条长丝带,周边都透着红色的光。它揽着中天塔的腰,不甘寂寞地织入房屋中,织入飞奔的汽车中,野花在上面跳动着舞姿,刚一跳动,又羞怯地隐入新禾的阴影中了。江这边,江水流过堤坝,在堤坝上迸起无数水花,发出哗哗的响声,和着堤上喧嚷的人声,热闹非凡。各种鲜艳的泳衣裹着各式形体的大人,小孩,在江面上晃动,嬉戏声不绝于耳。夏日的炎热在江水中得以消减,江面在鲜红色的夕阳下,如诗如画,美不胜收。特别是在连续几日暴雨初晴后的黄昏,来到江边,映入你眼帘的满眼都是江岸上青翠苍绿的树叶,开始迷慢的雾气,给乌江两岸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沙,似少女一样,把美丽的容颜掩藏在了薄薄的雾气之中。即使人想挑开看个究竟,又不忍打破这一份神秘。那种朦胧悠扬的美直让你心情舒畅,感觉整个人像要飞起来一样。而江面上的雾却如此的厚重,掩藏着一江涛涛流水,只听其声,不见其影,暮色降临,听着流水声,看着掩藏在绿树之中的房屋,那横跨两岸的雾中的桥,汽车过处,一盏盏车灯似星星在云雾之中闪闪发光。雾气缓流,水声淙淙。这时,我的心在不停地跳,血液在脉管里加速流动。想喊,却又怕惊动这一宁静美妙的自然;想跳,却又怕踩碎这幅辽阔静美的画卷。我只能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大自然的美妙。这时,便有种出世之感了。“妈妈,我的泳圈。”一个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脚边滚来一只鲜艳的泳圈,我拾起泳圈,抬头看见一乖巧的小女孩指着泳圈在叫妈妈。我微笑着把泳圈送还给小女孩。就在我弯腰一刹那,看见石磴下面有一株细小的新绿。我绕石徘徊,仔细观察,这是一颗被人不慎遗落的黄豆,经阳光的温暖,雨水的浸泡,嫩芽撕裂胎衣,探出短短的,水灵灵的豆芽来,黄豆芽彭胀着黄皮儿,新生命的墩实水灵,细嫩而白净的“玉簪”上芽胚依附在末端。够着阳光绽放出新绿。呵!强劲的生命力。夏天本是成长的季节,万事万物在阳光的普照下蓬勃生长,尽管热不可耐,一切都在奋力向上伸展着自身。看那乖巧的小女孩,虽才呀呀学语,走路站立不稳,不也正在妈妈的爱抚下快乐地成长吗?还有这石磴下的一点新绿,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的洗礼,终于绽放出新绿。生命就是这种性格倔强的东西。经历狂风暴雨,磕磕碰碰,最终给世界留下最美的微笑。县城的空气是新鲜的,小河是清澈的,居民天天吃着带露珠的鲜菜,吃着当年的新麦面。县城人多与农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出城不到1000米就能看到玉米在吐穗,黄瓜在扯蔓,洋芋花儿开得一片恣意汪洋,就说还是咱县城到底是过日子的好地方啊。在故乡,我向往着远方。总是以为远方的天空更蓝,那种蔚蓝如大海般吸引着我,海水漾起浪花的地方我看到了白云朵朵像花一样开放;总是以为远方的花儿更红,在梦中那娇艳的牡丹粉面带露,扬着满身的诗意。真应了那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总是以为远方的山更高,水更深,溪儿更清,空气也别样的清新;总是以为远方有我的梦,身在北方却以为江南的月儿更圆。那清一色的烟雨在低诉,小桥流水淘洗着油纸伞下的梦。那里的女子腹内诗书万千,她们的语言就是诗歌。在雨巷深处她们就成了一首首诗,碎花的旗袍裹着优雅。不管她们为谁在打开的木窗前蹙眉,清风看到也会因她而遗落。轻摇的桨击碎了一水月光,晚游的人啊,你看到了什么?我一定要去看一看吆,在皎洁的圆月下看一看,也许能拾得太白的一缕碎梦。不要任何人相陪,独自去远方拾一缕梦。在远方,我思念着故乡。春天我思量着故乡的野山菊开满了山坡,那黄色,淡紫色的小花托着小脸望着太阳。恋人们躲在花下悄悄地唱着情歌,蝶儿追逐着飞过;夏天沉甸甸的麦穗闪着金色的光芒等待着收割,布谷从山谷深处飞来,一路唱着嘹亮的歌。故乡的布谷啊,你一声叫我的心就醉了。布谷啊,我愿做你的一根羽毛,带我飞吧!我要把故乡全装进我的眼睛。我能看到故乡的小河,它浅浅的清澈着;秋天,家乡的野山枣涨红了脸膛,孩子们提着自己做得布袋,满山满野的跑,看谁摘得多。那酸甜的山枣解了多少孩子的馋嘴。夕阳下的山路怎么少了一个姑娘,她在何方?冬天故乡该下雪了吧!那些冬夜里偷偷降落的雪花,陪着梦里几声犬吠,房子里温暖的柴炉,和我一起度过了多少岁月。不等天亮就爬起来,在飞雪里堆雪人,打雪仗,在雪地里打滚,奔跑。思念就回到故乡,回到故乡看几眼再奔向远方。我爱远方,我爱故乡!爱远方去远方,寻梦它还在。爱故乡回故乡,故乡却不似从前模样:我去哪里寻找吆?儿时的玩伴你在哪里?我的青葱岁月你在哪里?我那青涩的懵懂的爱恋你在哪里?在我青涩的岁月里有没有等我的人,如果有又在哪里?父母长辈们的黑发在哪里?那满树樱桃花开了,种樱桃的老人怎么你又去了哪里?故乡的青石板上那个提着罐头瓶捉鱼苗的小姑娘,你又在哪里?我的故乡,我的远方。这些年下岗情况很普遍,也有一些曾经在县城打拼失利的人放下包袱,开动机器,下乡承包土地,搞得风声水起的。也有买了一群小尾寒羊,悠然自得地放起羊来,早就熟知了那句古话:放上三年羊,给个县长也不当。说着一口家乡话,西服袖口上的标签穿旧也不去拆,一双皮鞋穿破了也没有一次擦干净过,花上几十元钱就会咋呼几天,骑自行车上班,步行办事很普通很正常,可怜“的哥”伸出右手食指从东门伸到西门口还没有一个肯出一元钱的人上车。办事总是慢三拍,公告上八点上班,最好八点半去找他办事,太早人家还在吃早餐喝茶呢。给孩子说媒,三说两说不是攀上了远亲,就是七拐八拐遇到了共同的熟人,亲上加亲就是好,熟人才相互了解,谁都知根知底的。不到一年,又有一个红活圆润的小把戏出生了。县城的人也曾到省城去的,刚回来会赞叹几天省城的。说省城的人多,车多,楼高,说省城的人都撇着普通话,说省城的经济那才叫发达,说省城人的观念就是先进,连厕所都是那样的干净,还是省城好啊。不几天就不再说了,因为大伙笑话他,到省城去的人多了,就你沉不住气,没见县长是从省城下来的吗?他干嘛也说咱家乡话?县城也有一个叫体育场名字的地方,虽然偶尔有什么运动会时体育场能热闹几天,但在县城人的概念中仅仅只是一个称谓或者体育场本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县上如果不开大会,平时不是很用得上的,有时一辆汽车就停在体育场正中间一停多半年,就有近旁的农人赶在天气好时拉着小麦、玉米来晾晒。足球球门架守着空房等待穿上那件新婚的霓羽衣,一直等到倒了门架也未等到,仅有的一个篮球场上永远有人在那儿争抢着场地,操场边上的三副双杠锈迹斑斑,有一副就倾斜成另类的高低杠,空旷的体育场上是蒿草、狗尾巴草的天堂。也有一个图书馆。图书馆已近二十年没有购进新书了,图书馆管理员兼做着门房收发,她把当年新订的几份报刊都卖了废纸,还能换俩钱呢。破败陈旧的土木结构的房屋已经可以作为小县城的陈列历史了,与陈旧发着霉味的图书悄然躲藏在背僻的街道后面。县一中的教师却与别处不同。梳着整齐的头发,两粒西服扣子全扣着,精神头比其他人要足得多,他们的眼里只有学生成绩,教好学生出好成绩就能多拿奖金就能住上大套房子。校长最怕的是哪位有名的教师跳槽,因为这个地方学生高考成绩在全国都是挂上号的。连县长都对校长敬重三分的,他怕哪一年高考成绩下滑,影响了他的政绩。有本事的教师也都有走省城的心啊。小河日夜流,县城的名人总在有学生在省城干大事中陶醉,写文章只在地方小报上发表,画得一副好山水,写得一手颜真卿。画牡丹、画梅花,题字、写中堂,写寿词,他们需要钱啊,只可惜他们的舞台太小,本来是一棵参天大树的苗子,终生栽在县城这只小花盆中没长大。县城的名人发现省城的名人越来越年轻,名字越来越陌生时,就有些后悔这辈子总是呆在县城不挪窝是最大的失策,正在大发感叹时,突然看见镜中自己零乱稀疏的头发闪着银光,就像手中那把式样老土还缺了三、五个梳齿的木梳子,一切都已来不及更改了。尤其是我家楼前的那些庄稼和果树,它们在秋雨的湿润下更加的别具风采。我不觉看呆了。绿肥红瘦好个秋,秋雨中的绿叶是鲜活生动的;风雨中的花儿是娇艳欲滴的。风雨中的果实是成熟丰美的。秋雨中的绿绿得丰盈,秋雨中的红红得艳丽,秋雨中的黄黄的灿烂。秋雨中花草树木都是晶莹玉润的。秋天就意味着百花凋零,万物萧瑟——就意味着生命的枯萎,但在秋雨的沐浴下,这些植物任然在尽情地展示着自己别具一格的情态与丰姿。面对秋风秋雨的寒冷和欺凌她们亭亭玉立,不忧不惧。她们虽没有春天里的勃勃生机,但也别有一番况味。这种况味并只是萧杀和凄凉,也饱含着坚毅和凛冽。仿佛是在凄风苦雨中诠释着生命的顽强,谱写着生命的颂歌。总之,秋雨中的一切都是亮丽清新的,美丽迷人的。她们在如诗如画意境中靓丽了我的视野,雕饰了我的生活。使我在这个秋雨绵绵的早晨获得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和五彩缤纷的遐思。我是一个不善于观察的人,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被眼前的这幅水墨风景画而吸引了。同时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美丽丰饶的秋,也深深地爱上可这个秋雨绵绵的早晨!。在细雨中,撑一把油纸伞,着一袭白衣,走遍古城的大小角落。去领略古代艺术,去看那木制的阁楼、气势恢宏的城门、店铺的手绢、胭脂和团扇;去听说书人讲述传奇的故事;去尝酒肆淳淳的美酒。多想回到那个久远的朝代。街上商贩叫卖,马蹄哒哒;阁楼闲人品茗对弈,论诗作画;烟花巷陌,琵琶续续相弹,歌舞不断;十里长亭,灞桥柳岸,送别之人泪湿衣衫。光阴流转,可怎么转都转不回从前。如今的古城已不复当年模样。但即便如此我仍然爱它,爱它的繁华,也爱它的沧桑。有一天跟老公讨论那个所有人都会讨论的傻话题“下一辈子做男人还是女人”,我想了半天说“我下一辈子要做男人,让你做女人来伺候我!”老公扭脸看了我一眼说“上一辈子你也是这样说的”…… 昨天和老公在家打老鼠,老公很英勇,踩死了老鼠。我大赞他神勇,他却很哀惋的说“哎,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舒克和贝塔》,心里好难受啊!” 偶第一次给老公做饭,自己手艺实在不精,做出来的菜色香味都不沾边,老公好可爱地一边埋头苦吃,一边安慰偶说,老婆没关系,给我温饱就可以了,我不要求奔小康。一世梦,愁苦寄明月。只身天涯,无晴无雨,一把佩剑,一壶老酒,便好。此生,举杯邀明月清风,离了岁月红尘,半生自在,半生安详。瑟瑟的叹息 ,漂泊在岁月之中,一半知秋,一半叶落,道不尽所有殇痛。清风知忧人独饮不解愁,抚平了岁月的痕,在心与心的疲惫下,丈量出了一种叫距离的殇。明月常伴吾身,心自安,清风常在,心自淡,没有一切事俗困扰。一切缘清风起,明月去,饮一壶浊酒伴着清风,一颗心在夜里也不感孤独,原因有明月清风相伴一生…… 此后,携一缕清风,借一夜明月,相伴相随,守护着那时的灯火阑珊处。的时候,晴也是雨。生活,过的就是一种心情,心简单,人生就会快乐!的夜晚,在你心平气和的面对自己赤裸苍凉的灵魂,感受宁静的夜吧,这是你休息疲惫身心的一个驿站。力量还抱有怀疑态度时,中国的军事力量早已经走出国门,支撑着中国在政治以及经济上成功的走向国际。许多人对军事的看法一直停留在过去的战争年代,不得不承认战争的确是让人印象深刻,但是任何时代的军事在不同环境以及情况下,表现形式都是不一样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军事在本质上只有两种,那就是和平与战争。有人会说军事是战争的挑起者,是战争的萌发地,军事不仅不会让人民感觉到安全,反而会因为过往的战争给人们影响过于深刻,而导致民众认为军事就是和平的潜在威胁。又有人会对此反驳表示军事的发展并不妨碍和平的延续,军事本身就是和平的捍卫者,如果不发展军事那么和平将会没有保障变成纸上谈兵的和平。军事是一个国家的力量象征,也是一个国家的后盾。今天,就让小编带你一起走近军事,一起去看看军事史上的那些军事大事以及军事名人们吧!

最近,香港国旗法正式通过,可见我国对于国旗是多么的重视。


国旗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形象,对于我们广大中华儿女来说,如果运动员可以在赛场上升起中国国旗,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荣耀的时刻。


实际上对于中国运动员自身来说,他们也是非常尊重国旗,比如说足球运动员武磊,一次粉丝希望他在国旗上签名时,他做出了拒绝,改为在衣服上签名。中国斯诺克选手丁俊晖,在国际赛场上获得了不计其数的荣誉。一次广告商为了打广告,把标签覆盖在了国旗上面,丁俊晖见状之后立马将衣服上的标签撕掉,得到了外界的广泛认可。



然而,也有些国家不尊重我国的国旗。在2016年一次世界钢管舞的大赛中,出现了让人极度愤慨的一幕。比赛举办方是意大利,中国选手受邀参加这次比赛,但是他们却在现场发现,所有25个参赛国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的国旗都被高高悬挂。

当时,国际钢管舞协会高级领导戴维德给出了解释,他们说悬挂中国国旗的杆子坏掉了,到了比赛半决赛就可以解决。中国运动员们就在通道的栏杆上悬挂起了自己带去的中国国旗,表达了对祖国的敬意。


然而到了半决赛的时候,比赛主办方还是没有悬挂起中国国旗,对此戴维德给出非常无理和傲慢的解释:并不是所有国家的国旗都会被悬挂!

中国钢管舞国家队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发出正式声明:退出比赛!所有中国队队员均表达了对这项决定的支持。那时,一名队员名叫柯宏,他表示国旗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形象,赛事主办方的做法让他感到非常气愤。


国际钢管舞协会主席戴维德,看到中国钢管舞队的回应如此强势,他的态度也慢慢的软了下来,希望中国队方面不要将这件事情向外界公开。

当中国队离开比赛现场的时候,其他24个国家也发现了不对,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他们提出如果没有中国,他们就不会继续比赛。



回顾此次事件,意大利主办方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是他们此前没有考虑周到,而发现了问题之后也没有迅速地寻找解决办法,反而是将责任推卸给中国队。要知道,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北京举办了世界级的赛事,当时我们国家可是对每个国家都表示了尊重。而意大利主办方的态度非常的高傲,说法也非常没有道理。


随着我国的实力不断增强,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百年前受尽欺凌的中国,而意大利主办方的做法来源于他们的傲慢与偏见。这种傲慢与偏见是必须去改变的,因为现在的中国在世界上的国际地位,已经不是从前那样了!各位读者,你们在了解完这件事情之后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推荐: